藏传佛教与和谐社会 密宗断惑 佛教网 般若文海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2-24 15:06

 

2015年5月25日 佛学研究网

藏族是一个历史悠久,具有丰富传统文化的民族。这个民族从有史以来居住在被称作地球第三级的雪域青藏高原,在漫长的生存发展历程中以它的聪明才智创造出了独具特色的吐蕃特文化。

在吐蕃特文化中最具特色的是藏传佛教文化。佛教三大语系之一的藏传佛教文化从其源头上讲,出之文明古国印度。但从七世纪初引进雪域高原后,以它的净化人心,和谐社会的精神优势,代替了原始苯教文化,变成了吐蕃民族的主体文化,使藏民族脱离了嗜杀好战的野蛮、原始、愚昧的状态,变成了宽厚慈悲,热爱和平,主张非暴力,具有深邃哲理眼光和利众价值观,富有精神内涵的一个精神文明占主导地位的文明民族。不仅藏族如此,历史证明,凡佛教文明的曙光所及之处,均起到了净化人心,改良风俗,和谐社会的积极作用。

藏传佛教净化人心,和谐社会积极作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乘佛教教义体系

《佛经》中对佛教教义的表述是: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心,此乃佛教。大乘佛教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是自己和一切众生成佛。那么,什么是佛呢?“佛”是“佛陀”的简称。“佛陀”是梵文Bhud dha一词的音译。其意为觉悟真理者。

弥勒菩萨在《般若现观庄严论》中称:佛具“三大”。即具大心、大破、大悟。大心指平等热爱、同情一切众生的大慈大悲心,大破是破除覆盖心性的无明习染,大悟是彻悟人生和宇宙万物的终极规律。这“三大”可以归纳为“二大”,即大悲心和大智慧。因为,大破、大悟是智慧的作用。大慈大悲心和大智慧是构成大乘佛教教义的两大要素。以大慈大悲心为中心构成了大乘佛教的价值和伦理道德体系,悟无我智慧为根本构成了佛教的哲学体系。

佛教哲学认为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人以心为本。人间的悲喜苦乐和社会的治乱兴衰都是由人类的思想行为造成的,故谓“种种世界由业生。”(此语出自《俱舍论》)。

“业”指人的人思想行为,活动业绩。

按此理分析,人类社会的一切矛盾和纠纷,一切犯罪行为,皆由贪欲、嗔恨、愚痴、嫉妒、傲慢、邪知见等六类主烦恼(烦恼是使人们失去理智,引起过错和犯罪行为的负面心理因素)和二十种随烦恼所引起。因此,想要化解社会矛盾和人际纠纷,消除犯罪根源和各种不安定因素,建设和谐社会,除了完善社会制度,加强和完善法制,消除外部的各种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重视内因,从净化人心着眼,弘扬慈悲利众的佛教文化,提高人们的理性素质和道德自律意识非常重要。

二、佛教的道德价值观念

小乘佛教以自修清净道德,不损害别人(主张非暴力)为人生最高价值准则,而大乘佛教(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均属大乘佛教)则认为修佛的目的是拯救众生离苦得乐,菩萨道行也要通过利众的善德善行来完成,故敬爱众生,利乐众生是大乘佛教的最高价值。如在《华严经·十地品》中说:“成就诸佛法,救摄群生众”。“菩萨最胜道,利益诸众生”。《华严经·回向品》中说:“所修种种诸善行,悉为利益诸含识(“含识”为有情众生之称)”。《入菩萨行论》中说:“心生利众一念头,功德远胜供养佛,为求一切众生利,做事功德何须说”。大乘佛教对待众生的态度从“众生四观”可以看得更清楚。

四观是:(一),慈母观:认为人和动物凡转生都有怀胎养育的母亲。生命转世无始无终,其转世次数不可计量。每转世一次,就有一个母亲,转世无数,母亲也无数。在众生总量不变,循环转世,互为母子的逻辑前提下,不能排除每个众生曾经做过自己的母亲的可能性。既做过自己的母亲,就对自己有恩,虽隔一世或多世而母子互不认识,但母爱平等,一切母亲皆有恩于自己,如今生慈母。有恩不报非人也,因此要知恩图报,敬爱众生,服务于众生。

(二),恩人观:认为人的生活生存条件,衣食住行,学习和工作,事业的成功等无一样不靠别人,不靠社会群体。如,出生靠父母;衣食住房、生活用品等离不开工人、农民、商人等的辛勤劳动;获得知识要靠教师;治病要靠医务人员;安全保障要靠公务人员组成的国家和政府组织等等。总之,离开别人,离开社会和国家,单独一人是无法生存的。因此,别人、整个社会、全体众生世界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给自己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条件。故一切众生对自己有恩,应视众生为恩人。

(三),佛观:佛陀在《如来藏经》和《大涅槃经》中说:一切众生,平等无二,皆俱佛性。因此,一切众生,现在虽处在众生位而心性有污染,但都有佛性,都有觉悟成佛之日。因此,一切众生都是未来佛,敬爱众生就等于敬爱未来佛。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藏传佛教与和谐社会 密宗断惑 佛教网 般若文海
本文链接:
上一篇:藏传佛教百余僧人高考角逐最高学府入学资质 密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