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温柔写缱绻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5-23 16:00

 

  这个黄昏有些空,风从窗口不由分说地吹进来,幸好是春的温度,否则要凉了整个身心。念是一种抹不去的忆,从清晨纠缠到日出,我们习惯并接受它的存在,任它肆意,有时候,妥协是勇敢,需要更多无法言说的力气。
  在这样的傍晚,听到一首特别的歌,那个精灵样的女子深情地唱着:“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去……”也许,很多人听着和着,早已潸然泪下,像在听自己的故事,那肯定是走散了的关于爱的故事。
  想起那晚他喝醉了电话里说的一句话:没有了爱情,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其实之后的很多个失眠的夜晚,我都在想,我们还有没有资格谈爱情。我被遏制在某个想一跨而过的分叉口,不能说,不能写,什么都不能做。
  有个朋友说,爱与不爱只是一个契机的问题,爱情这东西从来没有不期而遇,而是要棋逢对手。“对手”一词让我至今心有余悸,如果爱也需要对手的话,我们的世界是否到处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我的初衷是,如果哪一天可以有他,我输了整个世界又何妨?如果这一生没有他,我得了所有又有何用?
  在现实面前,我们无法做一个感情的诚实者,因为理性与奢望往往是对立的,如果我们是一个成熟的理性的善良的人,我们只能舍弃奢望,它在某些时候,是现实生活的威胁。我们奢望的其实不是金钱,不是权欲,而是曾经我们都念念不忘的爱情。只是,此刻,我们没有资格再谈爱情。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我突然特别的想念你,记得那场江雨凄濛,记得那天清晨95楼望见的模糊的“小蛮腰”,你说,真美!如果爱情是美的,温柔的你,能把她藏在哪里?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我拿温柔写缱绻
本文链接:
上一篇:拈一朵春红,煮字为安
下一篇:纪念情人的节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