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粮市街的记忆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5-16 15:28

 

  阆中古城100余条古街巷中,米粮市街虽然毗邻繁华的武庙街、南街等街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冷清的。
  儿时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在米粮市街西口与双栅子街结合部一饭店上当受骗的事了。当年,父亲安排我去此饭店端面条回家,因为饭店人多,没有我参加拥挤买面条的份,于是,便独自在店门外等候顾客少时再进去。这时,一位比我年龄大的哥们走到我面前,关切地问我等什么,我说了面店拥挤无法凭粮票购买面牌子端面的原委。那哥们很仗义地表示他帮我进面店买面牌,我信以为真地将钱和粮票交给了他,并按照他的吩咐在面店外耐心等候。然而,很久不见那哥们出来?开始警觉起来,急忙进入面店寻找,根本不见那哥们的鬼影子!方才发现,那哥们从面店开在米粮市街西口处的另一门铺跑了?回家后被大人训了一顿,从此,对陌生人有了警惕和戒备……
  后来,从笔向街李家古院搬家到了武庙街。常与弟弟一道,通过武庙街田家大院旁的柳树井巷,去位于米粮市街中段的柳树井抬水供家庭用的时间多了,方才知道当年曾为县财政局的田家大院,刚发生过该局某干部菜刀砍死正在做饭的局炊事员后被围自杀的凶案!土墙围砌草房搭建的柳树井双扇木门口不远处田家大院的一小木门上,骇然印着的凶手血手印,竟然被长期留存,触目惊心?!好在,柳树井优质的水源,供养着附近几条街道的民众,专业的挑水工和靠自身力量挑水的用户,川流不息地往返于柳树井,人们对那血手印也见惯不惊习以为常了,逐渐冲淡了那份恐惧,任那血手印由红变黑渐渐淡化……
  柳树井巷里,住着一位同班女生,她曾是班里的文艺活跃人物,面带微笑性格开朗,虽然曾经一起排练过《让我们荡起双浆》等文娱节目,但也很少交言。很多年后,获悉此同学当知青回城安排在场镇工作时,一次下区乡办事,顺道想探望一下老同学,被其单位同事告知,她探家回城了。没过多久,竟传来她因疾病突然离世的噩耗!班里同学风华正茂时夭折的,她是第2位。另一男生早于她因工触电意外离世!从两位青葱同学的离去,倍感到生命的脆弱,人世的无常,不胜唏嘘!恰如同学石头垒砌的院墙里的那树曾经怒放的腊梅,了无踪影?含香远去!
  当年的米粮市街,如同机房街油房街等街名一样,早没了命名时的内涵,除留下衰败寂寞外,中段还有大片菜地。从我家院后门,穿过菜园,也可到达此街。特别是晚上,黑灯瞎火,跟新市场(第一农贸市场)等处一样,令人胆怯望黑生畏!好在当时社会环境空前良好,很少听说有案件发生。
  公元1968年7月26日,文革中的阆中古城冷兵器武斗升级换代,首次爆发热兵器武斗,凄厉的枪声划破古城上空,惊诧了人们的生活秩序!正与同学们在新市场城墙上游玩的我,被第一次听见的排枪声吓坏了,与正在市场上交易的人群一同夺路而逃。伴随市场里人们的尖叫声,黄土地上散落着鞋子、鸡蛋、蔬菜、背篼、提蓝、草帽等物,一片狼籍。当绕道进入南街与米粮市街十字路口时,净圣庵西口已经被荷枪实弹的武斗人员所堵截,他们不可一世厉声地呵斥着路人,人们大气不敢出地快步而过,生怕惹祸上身,走为上策!自此,后来发生的武斗,阆中以伤亡百余人的代价,为古城惊心动魄的文革历史划上了沉重的句号。当年那些牺牲者,留下了黑发人送白发人的悲伤……如果在天有灵,不知有何感慨?!
  荒别故乡8年后,我回到了“小城故事多的”的阆中古城,寻访到一同学位于米粮市街东口的家。阳光弥漫的小院,看见了同学和他认识的女友,他俩同为知青同在阆丝工作,寒暄中祝福他们成为工人阶级队伍中的接班人。班上的多数知青同学,都有幸成为阆丝的新一代,奋发向上为丝厂的骨干。那是一个催人奋进,“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时代……几年后,当改革浪潮席卷他们下岗离开阆丝时,老同学们的命运,就如刘欢所唱的《从头再来》那样雄浑悲壮……当年的阆丝人,还真有献了终身献儿孙的情怀!他们无愧于那个激情燃烧的时代和新中国的今天,他们是可亲可爱可歌可泣的共和国功臣,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
  而今,米粮市街在阆中“5A”景区的运营中,已经是旧貌换新颜了。漫步于米粮市街上,四季轮回,空气清新。粉白墙、方窗棂、青石路、中天楼、田家院(花间堂)、红色标语、柳树井亭、乱石头墙、家庭旅馆、门神、老人、小孩、鸽群等景物映入眼殓,辉映时空,充满活力。玉兰白、菊花艳、银杏黄、腊梅香,恬淡幽静,怡然自得。而那闻名古城的柳树井,早已被圈入田家古院的围墙内,随同曾经的挑水工和满街的水迹,淹没在历史的印痕中……
  清冷的柳树井巷小院门前,宫灯摇曳红对联醒目,荡漾着2016年春节即将来临的喜庆。小院人家的生生不息,昭示着米粮市街和阆中古城更加美好的未来!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米粮市街的记忆
本文链接:
上一篇:记住春天里的那些美好
下一篇:春天的颜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