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的日子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3-22 18:13

 

  1
  坐在大东海的沙滩上,我撑着摭阳伞,看海。
  茫茫的海天,白色的沙滩。远处,有水上自行车缓缓的移动,有大轮船悠然自在的漂荡。摩托艇利剑般划伤海的面庞,山峰又慈母般用她苍桑的目光默默抚摸着天空,抚慰着海洋。天在海中,海在天上。它们水乳交融,相得益彰。近处,有游泳圈在水面上浮动,有游人来来往往的走动。惊喜的尖叫,欢快的笑声;孩子的嬉戏,成人的放纵。波涛一浪浪地涌上沙滩,拚尽全力到达顶峰。而到达的一瞬,却又是回头的时刻。没有机会做片刻的停留,没有机会有片言只语的倾诉。然而,仍然是一次一次地汹涌,一次一次地执着。昼以继夜,春夏秋冬;朝朝暮暮,无始无终。一位老太太,应该有八九十岁了,在水中站立了很长时间,约近一个小时。她穿着花裙子,戴着救生衣,身边照顾着的应该是她的儿孙。巨浪涌来,她高兴地迎接,手舞足蹈;被浪涛推倒,她开怀地仰面而笑,挣扎着还要再来、再来。想起曾在网上看到过的一句话:年轻与年龄无关,青春只是一种状态。
  我站起身来,卷起裤腿走到水边,走进波浪。我把双手插进湿软的沙里,弯着腰用力拉动手臂沿水边快速退行,双手划出两道深深的沟壕。然而很快,浪涌上来,不容分说地,一把就把我的痕迹抹得无影无踪。我不断地划,并且一次比一次地用力,一次比一次地狠劲,直到我精疲力尽,直到我无奈地臣服和投降。我终不能抵挡海浪的倔强。
  我退而筑我的城堡,迅速地堆砌,不敢停歇,不敢伸腰和喘气,我快一些,更快一些,以便他无法带走我的全部作品。但他一次一次地汹涌而来,掳掠而去,没有商榷的余地。每次的来去,都将我的辛劳毁坏得面目全非。我拚命地垒砌,拚命地修复,也无济于事。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但我不肯罢手。而当我最终力不可支地瘫坐在沙滩上的时候,眼看着波涛一点点地收藏起我无法完成的拙作,我的心却慢慢地舒展开来。大海用他特有的方式,倾听了我的诉说;波涛,用他粗犷的双臂,抚慰了我的伤痛。
  海水打湿了我的衣裳,我的裤子湿到了大腿以上,紧贴在皮肤上,有些凉。波涛涌上来的时候,心也被他用力地向上提起;水花有力地拍打到身上,条件反射般地发出惊呼,就象夏天冰激凌入口时的那种刺激和爽;而潮水退却时,脚底的沙子被他掏空,反而站立不稳,甚至好象就要倾倒一样,这又是些许有惊无险的浅浅心慌。
  今天,我第一次走进海,走进海浪。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一个吉祥的日子,一个永远留驻在心中的日子。
  2
  海南美,美在她的天然气候和自然风光。不只是景区,她的处处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英俊挺拔的椰子树、棕榈树,华盖簇拥的大榕树、不老松,纵情开放的三角梅,海浪、沙滩、礁石,湛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洁净的草地,清新的空气,她的一草一木,她的一颦一眉,都散发着盎然的活力,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有位运城诗人把椰子树形象为“一个个挺着乳房列队欢迎的风情女郎”,倒是很有韵味,但我觉得那样说她有些风尘。我眼中心中的椰岛,她青春却并不娇纵、美丽而不俗媚、高洁而不冷傲。她热烈而不张扬,她风情万种却情有独钟。
  大小洞天,其实很误导人。总以为是两处风景,却是只有一个小洞天,没有大洞天,且所谓的洞也完全实不符名。不过,除了对它会心一笑,我并没有失望和上当受骗之感。一路走来,我已领略了它的万种风情。右侧是恢宏的大海、激荡的浪潮,椰树掩映,海天空明。左边是绿色的瀑布自天而倾,垂帘万重,满目葱茏。依山傍海的大小洞天,刚柔相济,婀娜娉婷,确实是南海姑娘碧冠上一玫闪烁的明珠。
  至于石头和洞,其实可以释然。世间万物本就没有什么,一块石头它就只是一块石头,一个洞无论大小它就只是一个洞,只不过是被一种叫做“人”的高级动物强加上了他们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强加上了他们自己想要的神秘和意义而已。它可以被包装得价值连城,可以被赋予玄妙神奇,但石头它依然是石头,洞它依然只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洞。那些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对它们自身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不是吗?岁月更替,繁华浮云,参禅的和尚哪里去了?提诗留名的贤达哪里去了?而今天我们在此留影存照的芸芸众生,又能在此作多少停留?天地间,人只是匆匆的过客,长存的唯有千古的时间,不朽的日月,唯有永远沉默不语的它们自己。
  龙王别院的三角梅开得铺天盖地。能把一种单调的色彩渲染得如此浓烈,如此壮美而富有灵韵,应该唯有三亚,唯有三亚的三角梅吧。我不了解这种植物,也是第一次知道它的名字。不知道它是不是三亚的市花,但在三亚它是开得最汹涌、最纵横、最豪情奔放的花儿。在景区、在街道、在山崖边、在高速上、在城市的墙头、在楼房的阳台上,到处都有它鲜艳的花朵铺张地开放。而每一次被它愉悦之余,我总会感慨:原来生命的色彩可以这样地流淌啊。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3
  此刻,我就坐在尼泊尔馆对面柔软的草地上。面对着佛佗馆,背靠着椰子树,半个椰壳垫在腿弯里,舒适、惬意、快乐、欢喜。眼前有红莲花安谧地开放,耳边有禅音袅袅回萦。深棕色的宫殿肃穆庄重,蓝天白云传递着平和吉祥。阿奇就在我目光所及的殿堂之中,所爱的人,所敬的人就在一抬头的地方,这是多么美好幸福的时光!感谢佛祖,感谢所有赐我幸福的神灵,更感谢“主任”和“校长”!其实说什么都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做什么都不能代表我心的虔诚。我只能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草地上,静静地享受上天这美丽的馈赠,身心徜徉。
  风从身后轻轻吹来,撩动发丝,撩动花香。钟声敲响,敦厚浑洪,韵味悠长。它一波一波地涌来,深入身心,穿透心灵,慢慢地在周身回旋、扩散,又渐渐地离去,悠悠飘向远方。而我,心如止水,并不流连,并不惋惜,只静静地享受这美妙的此刻,只静静地享受这来与去的过程。生命中,有太多的东西我们不可把握,就象这钟声。它来,无法拒绝;它去,无从挽留。
  然而也只是在此时、此刻、此地,面对此情此景,我才能这样做,这样想。我尘缘太深,参不透的东西太多。走出这片净土,走进红尘,我知道,自己仍然还是不可救药。生命就是这样奇异,它给了人一个肉体,又附着上一个灵魂。它把灵与肉合为一体,让人在灵与肉之间矛盾、痛苦、挣扎、疲惫。想平平淡淡地生活,却又不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看海的日子
本文链接:
上一篇:若冬去,你可归兮?
下一篇:日暮乡关何处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