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季节里开落的小城岁月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3-04 17:19

 

  周末金华培训回来,从又湿又冷,到秋阳熹微,整个心身都不禁舒朗起来。这是南方小城的好处,冬天不至于太冷,夏天不至于太热。性格鲜明的北方人,并不喜欢这种气候,以为似温吞水,不够痛快。像现在已近十一月末,北方的银杏早已惊艳,这里还刚刚有些绿中泛黄。更不必说枫叶了,一点转红的迹象也没有。但住惯了的市民,跟人说起,总带着几分自豪:“我们家乡的气候,最是舒服了”!。有时候出差一趟,急急想着回来,不是嫌太冷,就是太热。看来小城的气候,把我们都惯坏了。不过这样的气候,也滋养了小城人。小城人大多面和性善,一般不会为小事与他人争执,治安也是出奇的好。
  惟一的愦憾是冬天,若是遇上连日阴雨的,那个心境便不免烦郁起来。好在这样的日子并不多。一般最冷的只有一个月左右,之前是无限长的秋天,之后是无限长的春天,剩下不多的便分给夏天了。但即便寒冷的冬天,亦有可圈可点之处。足够冷的话,会下点薄雪,给远近的山尖戴上一顶白帽。再大些的话,可能山腰,或是近山的人家屋檐上,都盖上了一层雪毡。那时,小城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从家里跑出去,顾不上寒冷,捏雪球、打雪仗,大惊小怪地欢呼。喜欢摄影的人,早早候到山里去。有一年下雪,去雁荡山森林公园,鲜有人迹的石板路,不时有碎雪从高耸的杉树上,簌簌飘落。碧蓝的湖面上,升腾着烟雾。是难忘的经历。
  往往春节前后,天气便开始转暖。记得有一年正月初四,在老家宴客,仅穿着薄薄的羊毛裙,坐在阳光丰沛的院子里,只觉得躁热。然而天气转暖的节奏,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波三折。暖了几日,又开始冷起来,刚冷没几日,又升温似阳春三月,直令人销魂不已。大街上的着装,也是五花八门。有怕冷仍裹着羽绒大衣的老年人,也有短袖加外套的年轻人。“三八乱穿衣”,说的便是三月与八月的小城。
  而渐渐地,各种各样的花讯便来了。先是梅岙的梅花来报春了,玉兰等不及绿叶长成便站上枝头,它的白瓷杯满斟着春天的美酒。然后江沿的李花开了,便倾城去看李花。今年去迟了,只看到冷雨落花,在沟渠里婉转。接下去,是桃花、紫叶李花、迎春花、油菜花、樱花、梨花、杜鹃、茶花、月季……报纸上日日有花讯,一会儿是城东的郁金香开了,一会儿是城南的杜鹃红了。爱花者忙得不亦乐乎!这几年小城新添了不少花节,政府还组织了专门的开节仪式,引来游人如织。今年三月去方江屿看桃花,近百亩的桃林,可谓盛况空前。我们在那里留下了欢笑和友谊。白箬岙的梨花虽然惊艳,但风雨无情,那千枝堆雪的风采,不是年年都能遇上。看来,花与人一般,也是需要缘分的。油菜花则到处都是,田边路头,黄灿灿地摇摆着春风。不过最美的是城郊,那一大片一大片的,地毯似地铺展着,仿佛一直要开到天上去。最爱四月桐花,掉落于山阶的静美,令人不忍卒踏。
  不仅是这些名上花册的,对于那些根本不起眼的小花、野花,小城人亦不减热情。乡间最常见的,是春耕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紫云英。绿茎杆上,举着紫色的小花,漫山遍野地开着。来赏花的人,竞相到花丛中去拍照,直把花践踏了好些。
  就在四处追赶花朵的脚步时,天气亦不觉热起来了。该把长长短短的花裙子翻出来了,但是不急,保不定它就会杀个回马枪。而江南独特的梅雨季,也姗姗来了。此时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最适合在临窗的小轩坐了,端一杯雨前龙井,发一通千古闲愁了。这是小文艺的消春方式。农人们则在田间,头戴箬笠,出没于绵绵细雨中。此情此景,停留在南宋时期家乡诗人翁卷的诗作中,至今栩栩如生。“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除了花,春天小城最可看的,当属遍布大街小巷的香樟树。香樟是一种奇特的树,它也落叶,却只在春天落,其它三季都是华枝满树,郁郁葱葱的。冬末春初,旧叶开始变红转黄,同时新叶开始发芽。新与旧的交替,并行不悖,委实令人称奇。新叶的嫩绿可人,旧叶的沧桑优雅,这一切附生于那黝黑遒劲的树干,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仿佛一位历经岁月的老人,眼神中依然保持着孩童般的纯真与清澈。小城的香樟大多年岁悠长,枝叶繁茂,道路两旁呈合冠之势,就像绿色的拱门。走在这样的拱门下,再差的心情也会变得舒朗起来。当三月,细雨迷蒙,叶子被洗得锃亮,淡淡地蒙上了一层雾气,整个小城氤氲在梦一般的氛围里。春天的香樟,在我眼里代表着一种完满,它们总令我想起弘一法师的偈语: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如果要将偈语中的“华枝”具体成一棵树,那么这棵树无疑是香樟了。
  然而娇气的小城人,总爱把料峭的春当成冬,等醒悟过来,夏天已在门口候着。虽说是夏天,最热的,也不过十天半个月。城东的海湾不时吹来解暑的风,有时午后来一场大暴雨,便一扫热浪。所以夜晚常常是凉爽怡人的。人们纷纷聚合到公园里,爱热闹的就去跳个广场舞什么的,爱清静的便在水岸边坐了,看明月冉冉穿行在夜空,或水面。清少纳言说夏夜是极好的,诚然。
  秋天与夏天的界限是极模糊的。有时夜间走在路上,一股风吹来,裸露的手臂,感觉到些微不一样的凉意,才惊觉,是不是秋来了。然而夏并不甘心就此离开,往往会与秋缠斗数月。它们较量的结果,最明显的体现便是桂花。小城除了香樟,次之的便是桂树。大街上、公园里、单位、民居,凡有院落的房子,没有不种上桂树的。不过最多的,还是在城东的东皋山上。除了价格合适、好成活,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它那馥郁的香气。桂花喜寒,当夏占上风时,它便沉睡不开。冷空气来了,它便欣欣然打开自己。除了月桂,金桂银桂丹桂一般要开三茬。这每年没有固定的时间,取决于天气的寒冷程度。所以每年临近国庆的时候,我便祈祷着来一场冷空气才好。不过我最记挂的,还是山上的桂花,因山上人少,怕桂花被人冷落。
  秋高气爽,最宜登山。小城东、西面各有一座山,名东皋、西象。山上各有一塔,名东塔、西塔,遥遥相望。去的最多的是东皋山,就在家门附近,客厅的大环窗正对着此山,天气好的话,可以看到山腰葱笼的绿。东皋山后是九牛山,那是小城最高的地方。最高点的岩石尖突起,似鹰头,当地人称“老鹰嘴”。从鹰头往左右侧,山势呈起伏之态,绵延数十里,似巨鹰展翅欲飞。以此观之,则鹰翅所囊括的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那季节里开落的小城岁月
本文链接:
上一篇:一年一年又一年
下一篇:花与酒,文字里的伶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