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的饕餮记忆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6-02-19 19:33

 

  
  我家双亲均是地主出身,关于家族的秘密不乏惊险诡谲,但在解放时都败落了,可怜父母枉担了虚名,还受了多年的牵连。
  贫困、挨饿在所难免,也因此对于吃就有些偏执。
  最让父亲难忘的是他幼时吃过的一种点心,将炖煮的鸡肉烘焙成肉松模样的细丝,用板栗舂成的面裹了,再包一层面制外皮,点了红绿的花,吃起来有松塔一样的松软,又有各种食材的独特味道,放在木头食盒里,取出来吃时带着淡淡的木香,让人有一直吃下去的愿望,这愿望吊着父亲的胃口一直到了古稀之年。
  我的外祖母年少时是有佣人陪着读私塾的大家闺秀,即使在政治经济都严苛的年代,她始终坚持餐桌的富足,为此付出的勤劳和坚韧常令子孙感慨。母亲说小时候常吃的早点,是用发酵的白米在竹笼屉里蒸的糕,通体晶莹雪白,切成菱形,再用平底的黑铁锅放油将一面煎成金黄,入口酸甜,既劲道又有粘牙的口感,不该调和的味觉搅合在一起让人没法说清吃的幸福,那可是饿死人的年代,能有期待的等着家人在餐桌上的花样却也是一种奢侈!
  我儿时是改革伊始的年代,物质虽然匮乏,但家家生活处境都好了不少,记得外祖父在橘子林边戴着斗笠钓鱼总会买了烧腊,油纸包了些许层,待到日过午时一层层剥开,红亮亮的卤肉露出来,用手撕来吃,丝毫不见肥腻,也不因为太瘦而柴干,只是满口耐嚼的香味,回甘略有些藤椒的麻爽,外公买烧腊必带酒,叫绿豆大曲,淡青色,闻着清香,而今想来当时必是醉了,不然这么多年了怎会仍旧念念不忘!
  轮到母亲掌勺,在吃上省了许多工序,她最喜欢说民风淳朴的年代,豆腐真有豆子的味道,母亲用肉汤炖了这种豆腐,再用煤火脱了水份,切成片放在白瓷盘子里当下酒的小菜。淡青的颜色,没有任何装饰,荤素滋味尽在唇齿间,现在想来也想嚼它两片。节俭的她还常年腌制泡菜,太寡淡了就买个鲢鱼头,剁了泡菜里的辣子姜和白菜,鱼头汤炖着炖着就变成了黏稠的白色,喝在嘴里酸辣鲜具备,鱼头的肉像极了奶油,入口即化,真是解馋。
  出身草根的一辈辈家人没有华丽的过往,但在吃上舍得用时间酝酿,季节发酵,日夜烘培,最简单的一个烧饼也带着火的热,谷的醇,佐料的香,现在想来这何尝不是家人对日子的礼赞!
  而今太多上班族买流水线出产的一日三餐,那些长得一样,味道也一样,雷同单调没有记忆的食物,让那些如根一样植在心里的美味随着岁月流逝日渐清晰,哪年哪月我也能在开满百日草花的庭院斟酌细品,平凡宁静的象一个闲人?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草根的饕餮记忆
本文链接:
上一篇:心的遇见,就是最美
下一篇:记忆中的那个女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