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的祝寿

来源:www.buddedu.com     时间:2015-12-22 16:36

 

  
  今天,是大舅母的九十高寿。
  昨天下午的时候,电视的银屏一闪一闪的,就接到老表刚哥的电波,说寿宴设在许继宾馆。更早些时候,在去年就开始筹划了,大概今年五月份已说过讨论过很多。刚哥的庄重与笑意,像一湖浑厚的水,源深沉静,却又粼粼波光,一闪一闪的。
  亲近的老人,已经过世了大舅、二舅、大姨,只剩下四姨和二姨,贺庄姥娘家,自己小时候沐其恩受其泽的老人,也只有大舅母了,那个高瘦而寡言,养了一群孩子男男女女孩子的舅母,如今含着笑,不显老迈的腿脚,轻轻的,静静的,在屋里屋外走着,轻言轻语的地让座问暖。那是我常常去看她的时候,逢节日的时候。
  几个表哥弟表姐妹,也是挺好的,逢年过节,来往着,走动着,一桌子吃饭,笑谈。还有孩子们,记不得名字的太多的孩子们,在屋里屋外调皮打闹着,听不到楼房外那树林间的鸟儿鸣鸣,只想到儿时姥娘屋后那棵柿树上,曾有的鸟儿振翅--那棵巨大的柿树,会开黄色花朵的巨大柿树。
  我的童年,在老娘家的童年,在节日里,在开宴之前,在雪天,爆竹声中,静默而安宁的世界,如一点儿的春花开了,如一星的微笑,梦里一样,宁静而展颜。不同的世界,或者是那小小的世界,在父母姥娘舅父母的肋下,拥挤着,说笑着,看到夜来了,黎明又在蝉翅一样透明的窗前,青青的白了,和着鸡叫鸟鸣,还有厨间和堂屋的细语声,走动声,器皿相拥相随的器乐声。
  如今,这一切都远去了,是一段梦,仿佛另外的世界,是美好与和平。现在的老人也会去的吧,所以在有寿之年,给她高慰,祝她为儿孙而祥安而延年,就像此时,我可以把星点的记忆,笔落成墨,而身后有声,不断流那绵绵之情,微则我家我族,宏则我民我邦,伟则人情人心哉。
  也未可知。
  今天,是大舅母的九十高寿。
  昨天下午的时候,电视的银屏一闪一闪的,就接到老表刚哥的电波,说寿宴设在许继宾馆。更早些时候,在去年就开始筹划了,大概今年五月份已说过讨论过很多。刚哥的庄重与笑意,像一湖浑厚的水,源深沉静,却又粼粼波光,一闪一闪的。

(澳门百家乐_佛陀教育——诚敬人生)
本文标题:笔墨的祝寿
本文链接:
上一篇:我与仙桃网结缘
下一篇:文学频道

网站地图